4px集運倉地址頻道 > 縱論

快評 | “黑老大”獄中發票圈,如何管住一部手機 | 長城評論

來源: 長城網  於平
2020-11-18 18:47:12
分享:

  長城網特約評論員 於平

  近日,媒體曝光了發生在湖北荊州監獄的兩起“手機尋租”案。一是“黑老大”王世兵以賄賂鋪路,獄警們為其夾帶手機、銀行卡、現金及400多斤白酒入監。這個在監獄經常用手機發朋友圈的罪犯,還因“積極改造”而兩次獲得減刑。另一案件是罪犯陳某軍在服刑期間用手機指揮毒品交易,通話297次,犯下一樁走私、運輸毒品大案。

荊州江北檢察院巡查荊州監獄情況。圖片來源:“荊州江北地區人民檢察院”微信公眾號

  澎湃4px集運倉地址搜索到的20個判例顯示,發生在監獄裏的手機違紀案例多數呈現“手機尋租”特點,不少獄警因收受好處,對於服刑罪犯私藏、使用手機隱瞞不報或者降格處理,還照常為罪犯申報減刑提供幫助;有的為罪犯提供手機打電話,有的甚至為罪犯手機充值話費。

  監獄是監管犯人的重地,也是司法正義的“最後一公里”。然而,一些犯下重罪的罪犯,卻在監獄裏過上了“逍遙無比”的日子,刷起了朋友圈,與陌生女性聊天交往,甚至指揮獄外的毒品交易。如此一幕幕,不僅把監獄的風氣攪得污濁不堪,損害國家刑罰執行機關形象,也助長了違法犯罪,使得司法正義功虧一簣。

  對於頻頻發生的監獄“手機尋租”,應追根溯源,查清“手機尋租”背後的監管人員玩忽職守,甚至與服刑人員沆瀣一氣,同污合流等潛在問題,並嚴厲懲處。在陳某軍服刑期間用手機指揮毒品交易一案中,玩忽職守的荊州監獄獄警楊為軍、張武被判刑,這當然是他們咎由自取。不過,陳某軍是如何獲得手機的?判決書顯示,這一情節並沒有查清,相關部門也未公佈處理信息。

  毫無疑問,每一起監獄“手機尋租”背後,到底有着怎樣的內情,涉及哪些人員,絕不能含混過關,而是要究責到底。

  其實,對於手機這樣的違禁物品監管,在技術上是很容易做到的。此前司法部曾要求,全國監獄戒毒場所要進一步強化監所安全警戒設施管理。加快配備監所手機信號偵測、報警、追蹤系統和手機信號自動屏蔽系統。此外,監獄管理制度還要求每週對監室清監,同時禁止工作人員帶手機進入監區,對於夾帶違禁品的處罰也比從前嚴厲許多。

  説到底,要根絕“手機尋租”,最關鍵的不是管住手機、管住罪犯,而是必須管住“內部人”,依法強化監督,守住司法的底線。

  近日召開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工作會議就指出,繼續推進法治領域改革,解決好立法、執法、司法、守法等領域的突出矛盾和問題。公平正義是司法的靈魂和生命。要深化司法責任制綜合配套改革,加強司法制約監督。

  要看到,手機等監獄違禁品管理,目前只是屬於監獄內部制度和紀律規定調整的範疇,未來如何通過立法,實現手機等違禁品依法監管,依法追責,讓“內部人”受到嚴格的權力約束和制衡,讓監獄的每個角落,成為司法陽光普照的地方,這顯然是大勢所趨。

關鍵詞:黑老大,朋友圈,手機責任編輯:裴妥